当前位置:主页 > 聚焦 >

轻轨驶向庙宇 天灯沉入星河——泰国10日


时间:2014-02-12 来源:佛山信息港

       当轻轨隆隆在头顶驶过,
        湄南河的渡轮载起又一方日落;
        当大狗悠悠的趴在佛寺晒太阳,
        萨瓦迪卡泰式微笑一路不辍。
        当拜县的田园牧歌撩拨心扉,
        机车后座的新娘头纱飞落;
        当亚细亚的孤儿伴着罂粟花风中哭泣,
       清迈古城天灯点点坠入星河。
       清迈免费场万人天的的日期甫一公布,立马定下机票酒店,去赴这场等了一年的万人盛约。虽然机票价格贵了不少,但一切值得。初来泰国,走的是常规路线:曼谷—拜—清莱—清迈。其实,这个黄袍佛国还有许多小站值得驻足:古老的素可泰,白色皇室建筑的华欣,泰北的夜丰颂……留给下一回,再赴泰式微笑之约。
 
                                行程
 
【曼谷】→【拜县】→【清莱】→【清迈】:
 
D1 武汉搭乘亚航到曼谷→考山路
 
D2 丹嫩沙多水上市场→卧佛寺→湄南河→黎明寺→ 考山路
 
D3 大皇宫→暹罗广场→四面佛→胜利碑→避孕套和卷心菜餐厅
 
D4 亚航飞往清迈→大巴至拜县
 
D5 机车环游拜县:云来观景台→西北角瀑布 → coffee in love → 草莓庄园 → 拜县峡谷 → 二战桥 → 树屋 → 美茵寺日落
 
D6 大巴回清迈 → 清迈古城 → 契迪隆寺
 
D7 宝山和桑甘烹→松德寺→悟孟寺→素贴山双龙寺
 
D8 清莱白庙→金三角→长颈族→泰缅边境市场
 
D9 美莎大象营
 
 顶着一身黏腻,来一处路边餐馆坐下,首次品尝泰餐,酸、甜、辣的“spicy”让你一下记住这个味道:浓重的征服喉舌。点了一瓶泰国街头随处可见的大象啤酒“Chang Beer”,混着超市买来的樱桃汁(几天下来将711的各色饮料喝了个遍,来泰国,不跟水果干上怎么行),漫看各国友人,不觉飘起一场雨。
 
 雨越下越大,行人却无慌张,711中掏出一件薄雨衣继续逛,凳子一挪凉棚下继续畅饮,足底MASSAGE搬到屋中继续开推,小贩拿出塑料布将各色东南亚风情长裙长裤一裹继续做生意。地上的积水倒映出夜市商铺的各色霓虹灯:考山路偶尔被泼了一下冷水,内里还是继续发烧热活。
 
  第二日清晨,简直是被雨水的浇打声泼醒的,推开窗,一片欣喜。见惯了各色影像中被烈日炙烤的东南亚,如今这番风情岂非恩露?树干的大大叶片绿油透亮,空气潮湿清凉,人字拖撒欢开涮行走,什么都透透彻彻的,这才是热带的“烈”劲吧。
 
  雨中的丹嫩莎多水上市场成了真真切切的“floating maket”,平日载船兜售货物的小贩今日全无,商业气息一下冲淡。船夫顶着倾盆大雨开足马力冲锋,船上女左男右不时倾侧,雨水河水一袭而来,冷风冷雨直往身上开灌,这次的丹嫩多莎也算没有白来,赶着多巧的机缘才能获此刺激的体验。
 
 
 
 
      两岸人家视惊慌的游客如无物:清秀的女子梳起辫子,小孩子扒着碗筷吃早饭,猫猫狗狗随意游走,一枚黄袍佛僧独乘一舟,雨中也是极乐吧。
 
   午后来到卧佛寺,地面湿漉漉,几只猫在绿油油的花叶中漫步。一只若无其事的趴在越南国旗旁,占领世界的高地。众生平等。
 
   游人把零钱换成几十个硬币,一个个投在钵中,听着叮咚作响,为自己的心愿敲下许愿符。
 
   最有趣的是卧佛寺的各类塑像。关公、外国使节、猪狗牛猫、各类欢舞的和微笑的佛。世界大同,众生的乐园啊。
 
   简直是“欢乐塑像博物馆”。带着奇趣离开卧佛寺,傍晚有时一阵细雨。向湄南河和黎明寺进发,夕阳金辉中的黎明寺是注定看不到了,就去看看雨中的河畔之城吧。
 
 湄南河由北而南穿过曼谷境内,她是泰国最长、水量最多的河流,在泰语中被称为“昭披耶河”,意为河流之母。到了晚间,这条大河就会被各种“坐珍珠号游轮吃自助餐看湄南河风情”占据,不忍看她被浓妆艳抹的样子,选择雨后的黄昏时分,坐船过去看对岸的黎明寺。
 
      单程只要3泰铢,相当于人民币6角钱的渡轮上,坐满了各国游人,一对讲着法语的情侣微笑交谈,一个梳着满头“非洲辫“的白人小萝莉静静偎在有着巨型身材的老爸旁边。
 
 “黎明寺”虽为纪念驱逐缅人的君王而建,在河畔下却媚如少女。它被称为“泰国的埃菲尔铁塔”。想起电影《暹罗复兴》中梅尼的梦境来:她穿越回拉玛四世王朝,因错杀法国使节,使得曼谷被法国占据,以致湄南河畔建起了埃菲尔铁塔。意识到她的一个错误改变了历史,她又重新穿越回去,作别爱人,保持历史的原貌。而事实上,泰国是历史上东南亚唯一没有被殖民的国家。它巧妙平衡与列强之间的矛盾,成为法属印度支那和英属缅甸之间的缓冲国,这和这个黄袍佛国的微笑传统,有着某种天成的关系。
 
 下船后,乔和某位外国友人打起招呼,他赠送我们两张票:居然是黎明寺的门票,他出于何种原因没有进庙,不得而知。巧的是这种机缘,行走的心照不宣。
 
 从黎明寺下来,回头仰望,居然见到一对男女背包客,和《爱在黎明破晓前》的伊桑霍克、朱莉德佩气质极像,他们正在对建筑中的某个图案探讨,简直是现实版的片中情侣。不禁臆想,第四部《before midnoon》是不是也该来亚洲取把景了,曼谷不是蛮好?
 
    无论是曼谷还是清迈,萨瓦迪卡是旅程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汇。也许是运气好,一路上并没有出现其他攻略中提到的被宰被骗的现象。
 
   我们遇到的司机、商贩、路人,无不友善热情。司机老王是中泰混血,一路上用蹩脚的中文指路边的中文字牌给我们看;在胜利碑迷路时,被问倒的小青年说等我5分钟,原来他是去问别人再给我们指路;砍价砍的再离谱,商贩只是撇嘴笑,也不会生气;路边的小正太拉起音箱,摆好娃娃,用自弹自唱的方式”卖艺“,可爱的令人无法拒绝。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