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祝真:丧是新流行?别傻了,又一场复古而


时间:2017-08-07 来源:华罡祝真

  摘要:虽说广告人研究的是如何迎合数以万计的消费者,但在营销活动中,许多出色的创意却又的的确确地引导着广告乃至消费者的态度与方向。还记得那杯丧茶、那束分手之花和地铁里的那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文案么?


  这样深情凝望的照片有没有勾起你的回忆?

  

1.png


  没错,这幅半闭半睁的双眼和放弃整个世界的眼神就是上半年小火一把的流行语“丧”。

  2017年不是丧文化的元年,却是其正式登场的一年。继2016年以“葛优躺”为标志的“废”之后,在无力对抗整个世界的情绪中又增加一种旁边的乞丐捡的半个面包上面有奶油而我的没有的一种带有无奈的嫉妒成分的心理。(语文老师请路过)

  丧似乎是一种升级,似乎是一种新的态度和流行。

  在此,小石头很严肃地高速(告诉)您,这个不同于流行出来的各种新潮主义,而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复古。如果前者对标的是欧美,那么这次对标的是中国魏晋无疑。

  观其字 识其意

  来看一下丧字字形演变:

  

提起丧,脑海中肯定打满了负面情绪的标签,垂头丧气,更有可能因为丧葬的连用,让人联想到殂没之事。


  而对古人而言,那时的丧还没有到( 死 )这种地步。


  丧字写法看上去很复杂,且杂乱,特别是《后》下35·1的写法,从方向上看,倒过来倒是更接近些。《甲》737号 版本的写法相对明确一些,我们能够看出有一个“”(木),说明丧字最初的意思应该与树木相关。


  细看来这个不是一个泛泛的木,而是在古代有独特意义的一棵树“”(桑)。


  养蚕缫丝技术在我国古代出现时间较早,从起源上能上溯到老祖奶嫘祖,从考古上能追溯到公元前5000年。那时撒哈拉沙漠正在形成,印第安人开始在北美洲东海岸定居,古埃及刚刚进入农业文明,中国人已经能够进行轻型手工业制造了。养蚕桑树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桑树也就能在林林总总的树木中间拥有自己的名字了。就像所有的狗统称狗,而有名字的,当属旺财。

  除了桑字,在树枝(桑叶)之间还有许多口,这些口思考一下不难得出指的是蚕宝宝。

  

3.jpg


  甲骨文中通常用三个同样的符号表示该类东西很多,而这里的口竟然有四个,可见桑树上基本是爬满了蚕宝宝。

  

4.jpg


  所以从会意角度看,最初丧的意思是消失(蚕宝宝把桑叶吃光了,桑叶消失了)

  而在最初的用法上,甲骨文中有大量的“丧众”“丧人”,一般指代的人口减少(灾难后)、人口迁徙,也就是当地人口“消失”。金文中丧的写法将桑树

写成了

,同时增加了

(亡)字,表达的消失含义有所强化。篆书桑树莫名地变成了

(犬),但含义却得到了确认,《说文》丧,亡也。同样《说文》中写,亡,逃也。亡也并非死亡,而是逃走、消失,如亡羊补牢。


  而丧表达死亡的含义,应该是从最初就渐渐延伸出的,毕竟当时对于人口来讲,大减员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挂掉的人太多导致的。

  魏晋风流,一场知识分子的丧文化

  提起魏晋,王羲之、《兰亭序》、竹林七贤、魏晋风流,各种带着快意、潇洒的词汇有没有占据你的神经?!

  

5.jpg

(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但你敢喝么?)


  丧文化与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的“Hea”文化差不多,据说源于英文hang around,表达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俗话说“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魏晋名士的奇闻异事可比Hea要HIGH多了。

  真名士

  这帮人的趣事,够开个专题讲上个十几二十期的。今天就简单地挑几个人来看看。

  东床快婿—王羲之

  提前这位大神,估么着谁都能背上两句“永和九年,来杯豆浆”,其影响力在千年后能让一代帝王倾慕。无论是对于热恋期还是当前饱受相亲摧残的男孩来说,被岳父、岳母认可,终究是场躲不开的挑战。即使把丧文化贯彻再彻底的人也不敢掉以轻心。而王大神却一如既往地坚持了下去。

  那一年,琅琊王氏势力如日中天,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老王家十几位英俊少年听说郄鉴郄太傅要为掌上明珠找郎君,都纷纷摩拳擦掌。郄家派去的门生到老王家,必然是见到了许多风流少年。而当来到东厢的时候,看见一位爷,衣衫不整,露着肚皮。

  

6.jpg


  然后,郄太傅就把女儿嫁给了他。

  多么痛的领悟!这是别人家的丧!王羲之教育我们,丧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拥有庞大的家世,拥有过人的才华,即使是丧,也是高端丧。

  死即埋我——刘伯伦

  如果王羲之写书换鹅、东床坦腹不算正经的丧,那么刘伯伦的这句话就算丧的祖师爷了。

  刘伶刘伯伦是个酒鬼,传说曾经一醉三年。本人家乡就有“刘伶醉”这个知名地方酒。此外老刘很喜欢撒酒疯,比如在屋子里裸奔。刘伯伦经常带着酒,坐着鹿车,让老伙伴带着锄头跟着,下达“死即埋我”的口令,然后就开始欢乐的一天。以老刘的酒量,估计能累死老伙计,到头来该老刘挖坑了。类似喜欢坐车的还有一位阮籍,同样的酒鬼。阮籍乘车,喜欢让牲口自己走,随便走,自己在车上喝酒,(饮酒后乘自动驾驶汽车算不算酒驾?)直到前面没路了,车停下了,然后哭着返回。

  这些竹林党丧得痛快、丧得彻底、丧得匪夷所思。而这些封建大潮中的逆流终究悲伤成河,《广陵散》绝后,至今无余音。

  古人的药与酒 今人的花与茶

  魏晋的名士们离不开酒和五石散。丧文化的真谛之一就是不能仅仅表现在情绪上,必须寄之于物。就像营销一下,不能空空洞洞谈情怀、说态度,最终需要表现在产品上。

  可以说丧茶与分手花店,跟魏晋时候的酒与五石散有异曲同工之妙。丧茶饮的不仅仅是茶,喝下的还有看到茶杯上的一句话而轻轻跳动的心。相信每一个握着那杯茶的人都不是真正的丧,而是喜欢在一杯茶的时间里,让无助的自己来一次自嘲和歇脚。

  

7.png


  世界那么大,只能靠自己。致敬所有为生活、为生命忙碌的你。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