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动态 >

部分公务员辞职 折射怎样的生态?


时间:2014-02-22 来源:佛山信息港

  年初,三水法院副庭长(知识产权庭)菅志远,结束了自己10年的公务员身份,在广州租下一套房,开始了实习律师的职业生涯。

  无独有偶,南海里水镇镇委副书记陈丽华年初向组织递交了辞职报告。

  “正当年”的他们选择走出体制,这是巧合还是当下公务员职场生态的某种折射?

  党的十八大召开以来,在中央“八项规定”、群众路线、反腐、从严治党、改革创新等精神与行动部署之下,佛山“两会”吹响了建设人民满意政府的号角,改革、转型、创新等继续成为关键词。

  市长刘悦伦在前日的微访谈中坦言,如今公务员感到难当,这是好事。“在佛山当官不易,越来越不易。”佛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李雅林在上周五的全市组织部长会议上如是说。面对当下种种,佛山公务员有着怎样的心态?为此,南方日报记者进行了走访。

  离开体制内的自信

  菅志远的跳槽还是引起了公务员圈子的议论,“大家就是说一说,谈资而已。”三水一位公务员阿龙(化名)说。

  据了解,以三水区为例,近三五年来,确实有一些较集中的公务员辞职现象,相对于普通公务员,该区担任一定职务或有一定级别的公务员辞职现象更多,包括区部门科长、主任,法院副庭长,镇街副职领导,镇(街)党(工)委书记甚至区委秘书长之类的副处级领导。

  尽管辞职后要从实习律师做起,菅志远仍对自己有信心。

  记者采访了解到,三水干部辞职后的去处主要包括企业、律所以及经商等。比如,几年前三水区一位秘书长(副处级)辞职去高明某银行做高管;原白坭镇委书记调任乐平镇委书记,赴任后约半年时间便辞职,去了外市一地产企业做高管。

  作为一个年轻干部, 陈丽华的辞职着实引起了外界的诸多猜测。有传言她是为了生二胎,也有说是回去接管家族生意。对此,陈丽华均给予了否认。“我不是‘土豪’,而且我有生二胎的指标,根本不需要辞职去生。”陈丽华说,具体离职是因为个人原因,“目前整个社会都是多元化的,有很多的机会和选择。”也有评价说,各类经营人才向体制外流动获得市场认可,侧面说明他们在佛山土壤锤炼出了过硬的综合素质。

  “在佛山当公务员从来都不易”

  在顺德启动新一轮改革时,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曾多次用“疲于奔命”来形容公务员队伍工作状态。这种描述也道出了如今公务员确实“不大好当”的现实。

  从今年初八起至上周五,佛山市政府机关大院15号楼夜夜有通明的灯光,直至凌晨,这是佛山市委组织部的工作大楼。

  元宵节当天,佛山召开全市组织部长会议。会上,佛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李雅林脱稿谈起,“前段时间跟部门座谈交流,发现干部们提出最多的意见是希望今年少加点班,但可以明确地说,今年加班不会减少,甚至会更多。”

  “在佛山当官不易,越来越不易。”他随后直言。

  “在佛山当公务员从来都不容易,各项管理相对规范,执行严格。”该部门有公务员对记者说。佛山一位资深媒体人分析指出,佛山的发展一直靠改革创新和发展活力,改革转型任务重、压力大,在其中历练出来的干部都是不容易。

  “有时想偷懒,但工作一个接一个,现在都要求有时间表,一项项落实,有制度约束,不干也要推着你干。”阿龙说。

  干部考核监管更严 素质要求将更高

  记者发现,市委书记李贻伟与干部交流必谈如何学习、思维方式转变。就这次佛山“两会”南海代表团讨论中,他强调南海公务员要有危机意识、服务意识,把企业和百姓当自己的“客户”。

  “公务员不能当得太轻松,公务员行使公众的权力,就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否则要受到追究。同时要有公务员应该有的操守、道德水平,受到法律、纪律和道德的约束。”刘悦伦在微访谈时说,“这样的一种难对社会是件好事,媒体、公众还有有关部门包括监察部门对你进行约束,他认为,换个角度,只要按章守法也不难。

  转型期的佛山对公务员队伍要求越来越高。人才工作体制机制与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政府治理转型、第三产业以及社会民生等列入今年干部重要培训项目。从近年佛山各种涉及干部管理措施也可见,干部晋升也更加注重绩效先导,“能者上、庸者下”的指挥棒日渐显现。

  去年3月,佛山出台区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落实科学发展观量化考评措施,首次明确“降职制”,区级部门“一把手”干不好,可能降职!此举在省内乃至全国均属鲜见。去年初,治水治气的环保大会指出,对任期内连续两年考核不合格的干部,予以调整工作或转任非领导职务。

  ■观点

  部门中层分析公务员辞职原因

  建议畅通精英人才体制内外流动通道

  沈华(化名)是一职能部门的中层,因为工作原因时常跟该区各部门的公务员打交道,对公务员群体有一定了解和研究。

  他分析认为,公务员为什么会辞职,可以归结为几大原因:近年尤其是过去一年里各项禁令频出,部分公务员感受到福利减少、待遇下降,与此同时对公务员各方面的约束更严、要求标准更高;由于公务员家庭的原因,比如为打破夫妻两地分居局面一方为另一方作出辞职的牺牲,为了多生育一个小孩而放弃公务员身份,近两年均出现过这样的案例;公务员成长和晋升遭遇天花板,一方面是论资排辈在某种程度上依然存在,年轻公务员晋升空间狭小,另一方面是到达一定职位后难于再晋升,因为此时除了看能力之外,有没有由人脉和圈子等关系网络组成的竞争优势更加重要,这时这两类公务员就会趁着还有年龄优势,而出去博一博;公务员的价值选择有了变化,想换一种活法,比如放弃公务员职位进入家族企业,因为工作中常与企业打交道而自身能力和资源又被企业看好,而被企业挖去当高管;由于犯了不大不小的错误,未到退休年龄的公务员提前办理内退,以享有一定的退休待遇。

  沈华建议,应该抱着平常心看待公务员辞职,同时也应正视公务员辞职背后所折射出的一些问题。他建议,应该进一步畅通精英人才体制内和体制外流动的通道,“佛山曾有过从民营企业管理层中选拔副处级干部的实践,但类似的探索还太少”。

  ■公务员心态扫描

  走

  晋升空间变小

  收入比企业起点高但成长性小

  创业机会多

  晋升空间变小

  大部制改革后,随着领导职数减少,一定程度上也收窄了晋升空间。首先,区委常委、副区长兼任部门首长,直接减少了部门正职数量。其次是部门副职数量也有调整。有公务员曾开玩笑说,改革后,一个公务员从最初入职算起,即使升迁顺利,要当部门副职,至少需要15年时间。

  “我们的晋升是扁平化的竞争,这样晋升的竞争压力反而更大。”三水区一位副科级干部举例说,如果区里空出一个科长职务,最后上任的不一定是该科的副科长,而可能是别的科室的副科长,还可能是从其他部门平调或升调一个人过来。他认为,在目前公务员数量较为庞大的情况下,这种扁平化竞争格局是影响公务员职业成就感的一大制约因素。

  收入比企业起点高但成长性小

  一位科长介绍,入职时间不长的三水普通公务员的年收入大约有10万元,收入起点较高,加之三水的房价、物价水平相较于周边仍处于“洼地”,所以在三水做公务员前几年的“性价比”较高。然而,时间一长情况就不一样了。“一些在企业工作的同学,开始只有几千元一个月,两年后升到经理职位,年收入超过15万元了,再往上走一步,年薪就能达到25万元甚至更多,这是我们公务员很难达到的。”

  创业机会多

  “如果你还认为做公务员就是一杯茶,一份报纸,就大错特错了。尤其在佛山这样的地方,早就不可能。”市直部门一位公务员认为,近年工作量越来越大,要求越来越高,这种压力不亚于在民营企业工作要求。“现在创业门槛低,如果有好的机会,会考虑跳槽。有朋友通过创业已变‘土豪’”。

  高明一部门中层发现,他身边的公务员辞职后生活质量不会较以前下降,“有的想换一种活法,比如进入家族企业,或者因为工作中常与企业打交道而自身能力和资源又被企业看好,而被企业挖去当高管。”

  留

  依然是实现梦想的地方

  收入“旱涝保收”较稳定

  依然是实现梦想的地方

  “公务员也是打份工,但相对来讲,是一份有尊严的工作。拿着税务人的钱,身上有责任的,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当地企业、百姓做点事,也是自己的梦想,这是最值得骄傲的。”公务员阿平(化名)说,“在体制内可以很好地学习锻炼自己,比如对政策的敏感性和拿捏。”他表示,自己更愿意在业务部门学习。

  收入“旱涝保收”较稳定

  “从收入看,公务员最大的优势是旱涝保收。”市直部门一位公务员认为,在佛山当公务员除了稳定,并没有多大的优越感。在他看来,选择了公务员就别想发大财,如果靠做公务员发财了肯定有违法、违纪。佛山市直机关公务员待遇远低于顺德、南海等区,“从科级晋升副处级干部,基本工资就多了几百元。”

------分隔线----------------------------